梓修_苏家有子

鸡爪子在地上划那两下都比我画的画好看。

Helium

        今年夏天,他像一只乱飞的鸟闯进我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想快些从前任的阴影里走出来,无论是他的长相还是什么我都看得上,后来惊喜地发现连三观也没有什么冲突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像太阳替了月光一样,我跟着光束走,走出了黑夜。

        和所谓正常的步骤一样,我与他慢慢了解,交谈甚欢。我对他越发感兴趣。我曾以为我最多会和他聊上一个月,但事实证明我低估自己了。
        "没有哪一种注视是不带有期待的。"我终于信了这句话。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能和他联系起来。谈论新闻的时候,我告诉他你要小心,注意安全,出去玩的时候,我告诉他记得看天气情况,他和我说什么,我都会顺着他来。这当然就是为了挤进他的生活里,让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为我留上一席之地。我或许成功一半了。天天念想着这么一个人,每天过得倒也不煎熬,毕竟是靠着他回的消息坚持下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 总会有人能轻易喜欢上对方,比如我。但我不会告诉他我的感情,这是我或许很多人都惯用的保底做法。但生活告诉我,你这样不行,是一定会遭到报应的,不信你看——
        在一天晚上,他发消息过来,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。那个时候,或许是我这辈子除了面试以外心跳最快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 "我出柜了…因为我真的把你看做朋友,所以我才敢告诉你…"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 而我那时候居然保持住理性,一边鼓励他,一边告诉他,没有关系,我接受这样的你——
        接受这样的你成为我的朋友。
        他松了一口气,可是我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,是不是别人的生活也这么戏剧化。我只不过是想让自己投入的感情或多或少得到些回报而已。他给过我甜头,可是我好像有点太贪心了。就像磕了药一样,无法自拔,我觉得我需要戒毒。
        我必须尽快找到下一个替代品。替代他?不是。我也不知道替代的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 到这儿为止我明白错误是我的一厢情愿。所以我很注意在上面的文字中尽量没有使用"我们"。
        问我还会喜欢他吗?现在可能不会了,因为这令人蒙羞与尴尬。

*我曾写过"you are helium,Lift me up,make me down. "指的就是他。不过现在无所谓了,好像指谁都可以。

*写完这篇的当天晚上,我梦到自己看到了飘着罕见的鱼鳞云的粉红色天空,是非常好看的。准备用手机拍下来,但是由于相机的拍摄延迟,我没有拍到。你看,和现实多像,我是努力过的,只不过没有机缘巧合。

把眼睛画出两种眼型我也是很服气我自己。
不敢临摹了因为起了个脸型就放飞自我。

"This world has enough superheros."

年纪轻轻画什么画,活着不好吗。
画不如字系列  头以下真没偷懒
【试图用渐变体现结构?←事实证明这么做的我是个傻子。】

我需要询问千千万万遍.

Te Amo.

沉迷背影,不用画脸真好呀。
(下下周就考试了快醒醒)
依旧线稿比成品好看系列。

又是一时兴起。

"Homles,another case."